经前期综合症
【概述】   育龄妇女在应届月经前7~14天(即在月经周期的黄体期),反复出现一系列精神、行为及体质等方面的症状,月经来潮后症状迅即消失。由于本病的精神、情绪障碍更为突出,以往曾命名为“经前紧张症”、“经前期紧张综合征”。近年认为本病症状波及范围广泛,除精神神经症状外还涉及几个互不相联的器官、系统,包括多种多样的器质性和功能性症状,故总称为“经前期综合征(premenstral s

【概述】

  育龄妇女在应届月经前7~14天(即在月经周期的黄体期),反复出现一系列精神、行为及体质等方面的症状,月经来潮后症状迅即消失。由于本病的精神、情绪障碍更为突出,以往曾命名为“经前紧张症”、“经前期紧张综合征”。近年认为本病症状波及范围广泛,除精神神经症状外还涉及几个互不相联的器官、系统,包括多种多样的器质性和功能性症状,故总称为“经前期综合征(premenstral syndrome,PMS)。但仍有学者突出有关情绪异常这方面的症状而提出“晚黄体期焦虑症(late luteal phase dysphoric disorder,LLPDD)这一命名作为PMS的一个分枝。

【诊断】

  主要依靠了解病人病史和家族、家庭史。由于许多病人有情绪障碍及精神病症状,故要特别注意这方面的情况。现在临床主要根据下述3个关键要素进行诊断:①在前3个月经周期中周期性出现至少一种精神神经症状,如疲劳乏力、急躁、抑郁、焦虑、忧伤、过度敏感、猜疑、情绪不稳等和一种体质性症状,如乳房胀痛、四肢肿胀、腹胀不适、头痛等;②症状在月经周期的黄体期反复出现,在晚卵泡期必须存在一段无症状的间歇期,即症状较晚在月经开始后4天内消失,至少在下次周期第十二天前不再反复;③症状的严重程度足以影响病人的正常生活及工作。凡符合上述3项者才能诊断PMS。

  Mortola(1992)提出了定量(按症状评分)的诊断标准。他通过3年时间,前瞻性调查分析了170例PMS妇女及无症状对照组,发现PMS在情绪、行为、举止方面较常见症状12种、较常见的体质症状10种,它们依次为:疲劳乏力(反应淡漠)、易激动、腹胀气及四肢发胀、焦虑/紧张、乳房胀痛、情绪不稳定、抑郁、渴求某种食物、痤疮、食欲增加、过度敏感、水肿、烦躁易怒、易哭、喜离群独处、头痛、健忘、胃肠道症状、注意力不集中、潮热、心悸及眩晕等。每种症状按严重程度进行评分:有轻微症状,但不妨碍正常生活评1分;中度症状,影响日常生活,但并未躺倒或不能工作评2分;重度症状,严重影响日常生活,无法胜任工作评3分,分别计算卵泡期(周期第三~九天)及黄体期(周期较后7天)7天的总分。诊断PMS的标准为:①黄体期总分至少2倍于卵泡期总分;②黄体期总分至少>42分;③卵泡期总分必须<40分,如>40分应考虑病人为其他疾病。这一方法虽然烦琐,但不致误诊。总之纯粹的PMS,在排卵前必存在一段无症状的间歇期,否则须与其他疾病(仅在月经前症状加剧)进行鉴别。

【治疗措施】

  由于本病病因及发病机理还不清楚,目前还缺乏特异的、规范的治疗方法,主要是对症治疗。因而,首先明确症状的主要方面,因人而异,对症施治,包括2个方面:①是针对病人的心理病理因素,通过卫生宣教,使病人了解出现症状的生理知识,以协助病人改善对症状的反应,再通过调整日常生活节奏、加强体育锻炼,改善营养,减少对环境的应激反应等方法以减轻症状;②是药物治疗,应用调整中枢神经系统神经介质活性药物,以消退心理、情绪障碍,或应用激素抑制排卵以消除乳房胀痛等严重PMS症状。为便于临床参考,仍按控制主要症状的治疗方案分述如下:

  (一)加强卫生宣教:使病人认识到PMS是育龄妇女的普遍现象,通过一系列生活方式的调整和简单的药物治疗,就可获得缓解,从而消除病人对本病的顾虑和不必要的精神负担,使在症状出现前有心理上的准备和采取下列一些生活、营养等方面的预防措施。

  (二)补充矿物质及维生素:已广泛用于治疗PMS。据报道,每日服用Ca1000mg,Mg360mg可改善黄体期的负性情绪、水潴留及疼痛,可是其作用机理并不了解,治治法果亦有很大差异。有病人治疗后症状显著改善,有些则完全无效。

  (三)纠正水潴留:由于缺乏实验证实,PMS病人体内确有液体潴留,故不必要立即给予利尿剂。减少食盐摄入,补给钙、镁矿物质后,症状未见改善,或在黄体期体重增加>2500g,则可给予利尿剂—螺内酯(安体舒通)25mg,日4次,于周期第十八~二十六天服用。钾排出量少,不需补钾,且不易发生依赖性。除减轻肿胀感,降低体重外,还可缓解精神症状,包括昏睡、嗜眠、抑郁、忧伤。

  (四)乳腺胀痛:用奶罩托起乳房,减少含咖啡因的饮料摄入和口服避孕药有助于缓解症状。较经济且副反应较少者,为口服甲地炔诺酮(gestrinone),它是一种具有雄激素及抗E、P特性的合成19-去甲甾体。通过阻断乳腺的E受体,消除乳腺的周期性改变,可有效地减轻乳房胀痛及触痛,并可消散乳腺结节或缩小结节体积。副反应主要是由其雄激素特性所引起的痤疮等。重症病人可应用丹那唑。

  溴隐亭能降低和抑制催乳素分泌,而有效地缓解周期性乳房疼痛和消散乳腺结节。但服药后有头晕、恶心、头痛等副反应者占40%。为降低副反应的发生频率和严重程度,治疗应由小剂量开始。**1.25mg/d,逐渐增量,日剂量较大为5mg,于月经前14天起服用,月经来潮停药。

  (五)控制精神神经症状:PMS诊治常与精神病学科有关。凡重型情感障碍病人,须邀请精神病科医生共同治疗。通过药物治疗亦仅能减轻症状,使病人感觉好转,改善功能状态,而不能有效消灭症状。且由于个体对药物反应有很大差异,事前不能预测何种方案对某一特定病人治法更好,因此在确定方案前需要进行试验性治疗,每一治疗方案较好应用三个周期才能明确。

  1.经前焦虑性情感异常:症状短于1周者应强调体育锻炼、调整饮食结构、补充维生素及矿物质等自助治法。必要时可于黄体期服安定剂,眠尔通200~400mg,或利眠宁5~10mg或安定5mg,日服3次。头痛、肌肉痛、盆腹腔痛等症状较突出者,可服用萘普生(naproxen),首剂500mg,以后250mg,日2次;或甲灭酸(扑湿痛)250~500mg,2~3次/d。睡眠异常(入睡容易,但常在半夜醒来,浮想联翩,不能再入睡),由于失眠导致白天疲乏、情绪改变者,可给多虑平(doxepin),开始剂量10mg,需要时可增至25mg,睡前1~2小时服。

  2.经前加剧的忧郁性情感异常:可在整个周期服用抗抑郁剂,如三环抗忧郁药,或于每晚就寝前服去甲替林(nortriptylin)25mg,需要时可增加剂量,直至125mg;或氯丙咪嗪(clomipramine)25mg/d,必要时可增至75mg/d。或每日上午服氟苯氧丙胺(floxetine)20mg,失眠突出者应避免开始即予服用。

  3.躁郁循环性气质(cyclo-thymic behavior):躁狂情绪与轻度抑郁情绪交替出现者,可给予服用抗躁狂药物——丁螺旋酮(buspirone)。可于月经前12天开始服用,25mg/d;或阿普唑仑(三唑安定)0.25~5mg/d,于月经前6~14天服用。症状持续日期较长者,可从月经前14天起服,直至行经第二天止,0.25mg,日3次,根据病人反应而增量,直至4mg/d,行经开始后以每日25%递减直至卵泡期,否则会有撤退性焦虑发生。氨酰心安(atenolol),可穿越血脑屏障,阻断CNS及外围β-受体,产生交感神经阻滞作用,且有降低血浆肾素活性,抑制醛固酮排出,也可缓解躁急情绪,剂量50mg/d。

  (六)激素治疗及抑制排卵:

  1.孕酮治疗:虽然并未明确PMS发病伴有孕酮缺乏,但在黄体期应用孕酮治疗普遍受到临床学家的支持。常用孕酮栓阴道塞药,200~400mg/d,或口服微粒化孕酮200mg,2/d。

  2.抑制排卵:仅适用于许多药物治治法果不明显,或症状特别严重丧失正常生活及工作能力者。①应用GnRHa(leuprolide 3.75mg/每月、肌注或buserelin 200mg2~3次/d经鼻)**较高,但费用昂贵,且需要激素替代治法避免低E血症后果;②丹那唑200mg/d×3个月,建立一个无排卵、低E及雄激素环境的假绝经治法。许多PMS症状,如抑郁、躁急、紧张、乳房痛、肿胀感等显著减轻,但雄激素作用的副反应发生率较高,且有严重的长期代谢性副反应,如高密度脂蛋白浓度下降,低密度脂蛋白浓度上升,加速心血管病的发生;③长期E2治疗,常用0.2mgE2经皮肤贴敷/d,再于月经周期第十九~二十六天加服炔诺酮5mg;④甲羟孕酮30mg/d口服,较经济简便,副反应亦较少,但治法不如上述3种药物。有些病人可发生抑郁,发现后应即停药。如应用几个月后治法 ,可改用有效甲羟孕酮,150mg,每3月肌注1次。

  总之,虽然目前尚无有效药物治了PMS,但控制症状一般总可获得满意治法。总治疗时间每人不同,大多数妇女约需2年,个别甚至需治疗至绝经期。

【发病机理】

  (一)液体潴留:醛固酮激素过高引起全身性液体潴留,常被用以解释PMS的形成。已知孕酮可以阻断醛固酮对肾小管作用,而有利于尿钠的排出,但孕酮引起钠的丢失,导致醛固酮代偿性增加,加之孕酮在月经后半期转化为脱氧皮质酮等盐皮素的活性加强,而使月经前醛固酮分泌增多,在行经前达峰值,因而黄体期醛固酮排出增加系生理性,借此以维持血浆钠水平的稳定,并且对PMS病人血浆醛固酮水平测定结果也未发现与对照组有明显差异,不支持上述学说。

  (二)由于PMS症状的广泛性及互不联系的特点,还有应用安慰剂或接受精神、心理治疗有较好治法。不少学者提出,精神社会因素引起身心机能障碍这一病因学说Parker综合许多学者意见,认为个性及环境因素对PMS症状的发生极为重要,症状的出现反映病人内心存有未能解决的矛盾冲突。追溯病人生活史,常有较明显的精神刺激遭遇,如童年时期的不幸经历和精神创伤、父母家庭不和、学习成绩低劣、失恋等,可能都是产生经前情绪变化的重要因素。

  (三) 催乳素(PRL)排出量增多:近年围绕PRL排出量增多为PMS重要病因因素这一问题发生重大争论。血浆PRL浓度有昼夜节律性,以睡眠时水平较高,每个人日与日之间也有显著波动。在排卵期PRL水平达峰值,黄体期PRL平均水平高于卵泡期。有些PMS病人血PRL平均浓度在整个月经周期中均高于健康妇女,尤其在经前期更为显著。应用溴隐亭治疗以抑制PRL分泌,症状获得明显缓解。黄体期PRL水平升高可伴随孕酮排出量下降或FSH/LH水平下降等,在理论上支持PRL水平增高在某些方面与PMS形

上一篇:让我告诉你月经的秘密 下一篇:闭经
热门关键字: 输入你的病症  无痛人流

苏州东吴中西医结合医院是一所以中西医结合为特色的综合医院。医院以微创技术为核心,是中国医师联合会 妇科微创专家会诊中心,中国医师联合会妇...[详细]

医生团队
张黎明 主治医师
姓名:张黎明   职位:苏州东吴中西医结合医院主任、月经不..
王萍 知名妇科医生
 【职称与荣誉】   中华医学会员   荣获“优良医..
王正娟
  王正娟 主治医师   毕业于湖北省医学院,从事妇产科临..
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
典型案例
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降临的消息都如一个美好的童话,宫外孕,对于任何一个家...[详细]
  • 李小姐
    白带异常
    江苏省
  • 张小姐
    妇科炎症
    江苏省
  • 刘小姐
    宫颈糜烂
    江苏省
  • 李小姐
    月经不调
    江苏省
  • 赵小姐
    子宫肌瘤
    江苏省
  • 白小姐
    白带异常
    江苏省
在线预约